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你的位置:首 頁廉政新聞媒體聚焦 》正文

全力保障脫貧攻堅決戰決勝

關于深化扶貧領域腐敗和作風問題專項治理的調研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發布時間:2020-02-27 07:43 分享

十九屆中央紀委四次全會強調,全力保障脫貧攻堅決戰決勝,集中整治群眾反映強烈的突出問題。強化對脫貧工作績效、脫貧政策連續性穩定性,以及脫貧摘帽后“不摘責任、不摘政策、不摘幫扶、不摘監管”情況的監督檢查,對搞數字脫貧、虛假脫貧的嚴肅問責,對貪污侵占、吃拿卡要、優親厚友的從嚴查處。

2019年,按照中央紀委全會部署要求和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機關工作安排,委機關第七、八、十監督檢查室和第十四審查調查室的同志組成專題調研組,分別到四川、云南、甘肅、湖南4省7州2市貧困地區,圍繞扶貧領域腐敗和作風問題專項治理開展調研。

專項治理工作取得明顯成效

調研顯示,各級黨委政府和職能部門恪盡職守、盡銳出戰,深度貧困地區在經濟發展、民生改善、社會面貌上發生了巨大變化,在加強黨的領導、密切黨群干群關系、厚植黨的執政基礎方面發生了積極變化。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專項治理工作呈現出責任不斷壓實、力量不斷下沉、監督不斷聚焦、措施不斷加強、效果不斷提升的良好態勢。

抓專項治理的政治自覺、行動自覺不斷增強。各級紀檢監察機關緊密結合中央脫貧攻堅專項巡視整改,在學懂弄通做實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扶貧工作重要論述上下功夫,真正從政治和大局上,從“兩個維護”的政治高度來鞏固拓展專項治理,往深里抓、往實里做。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采取12條具體措施,做到扶貧政策、項目、資金落實到哪里,監督檢查就跟進到哪里;陜西省紀委監委組織開展以案促改工作“回頭看”,切實肅清扶貧領域相關腐敗案件的惡劣影響;貴州省紀委監委建立領導定點聯系鄉村、包案包聯制度,加強專項治理工作調研督導。

專項治理扎實落實到基層。為更加精準有效發現問題線索,各地推動監督力量下沉,延伸到扶貧工作一線。四川省紀委開展“陽光問廉”,把群眾反映線索、媒體直播曝光、紀委調查問責貫通起來;云南省紀委監委對全省計劃脫貧出列的貧困縣開展專項巡視;湖南省紀委監委建立“互聯網+監督”平臺,對扶貧資金和村級收入開支進行全方位監督;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紀委監委成立多個專項督查組,對扶貧領域問題線索辦理結果不定期開展全覆蓋、拉網式、多輪次督查。

加強中央脫貧攻堅專項巡視整改監督,推動立行立改。重慶市專門在巡視整改領導小組下設整改監督專項小組,既督進度、督落實,又查責任、查作風,對整改落實情況,特別是巡視反饋意見中見人見事的具體問題進行全面核查;廣西壯族自治區紀委監委對有整改任務的區直單位、設區市和部分縣進行監督檢查;青海省紀委監委會同組織、扶貧部門對巡視整改情況進行監督檢查。

舉一反三、精準施策,有針對性地解決本地區帶有普遍性的問題。四川省紀委監委對喜德縣開展惠民惠農財政補貼資金專項治理工作經驗研究總結深化,并大面積推廣。甘肅省臨夏回族自治州紀委監委針對修建宗教場所違法案件中暴露出的問題,在全州開展宗教活動場所接受貧困戶捐款問題專項治理。

保持懲治力度不減、節奏不變。四川省紀委監委把專項清理扶貧領域工程項目建設、扶貧重點資金發放情況作為重點,著力治理扶貧領域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廣西壯族自治區紀委監委在問題線索清零、查處案件辦結、監察工作拓展等方面重點發力,強化專項治理成效。西藏自治區和陜西省紀委監委對發現問題少、查辦案件少、處置寬松軟的地市和縣(區)紀委書記進行約談。

堅持標本兼治,積極推進以案為鑒、以案促改工作。在查處問題的同時,深挖案件暴露出的思想教育、權力規范、監督制約、體制機制等方面的漏洞盲點,督促有關黨委政府、職能部門深入整改,強化查處一案、警示一片、規范一方的治本作用。重慶市紀委監委在違紀違法人員所在單位或村組開展面對面“以案說紀、以案說法、以案說德、以案說責”警示教育。甘肅、新疆等地紀委監委向扶貧辦、住建廳、民政廳等相關單位黨組發出紀檢監察建議書,要求結合不同類型典型案例深入剖析根源,采取有效措施健全制度、堵塞漏洞。

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總體形勢分析

從調研了解的情況看,深度貧困地區當前脫貧攻堅的總體進展符合預期,但形勢仍然嚴峻緊迫,呈現“四個并存”的特點。

成效卓著與任務越來越艱巨并存。在黨中央堅強領導下,各地黨委政府以超常規舉措推進脫貧攻堅,取得卓著成效。同時,深度貧困地區形勢仍然不容樂觀,一些地區貧困程度深、貧困發生率高、基礎條件差、致貧原因復雜,民族、宗教、維穩、國防等問題交織,是脫貧攻堅戰的“硬骨頭”,仍然需要采取更加集中的支持、更加有效的舉措、更加有力的工作。

脫貧攻堅的千載難逢發展機遇與深度貧困地區深層次致貧原因短期難以消除帶來的畏難、懈怠情緒并存。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是中國共產黨對中國人民的莊嚴承諾,決戰決勝脫貧攻堅是深度貧困地區經濟和社會發展面臨的重要歷史性機遇。同時,一些貧困地區特別是民族地區脫貧攻堅除了要解決“兩不愁三保障”問題,還要面對控輟保學、禁毒防艾、計劃生育、移風易俗、維護穩定等相關突出問題。面對問題相互交織、解決難度大的困難局面,一些貧困地區的基層干部表現出復雜的心理情緒,既有對黨中央重視、地方大力支持、資金投放相對集中、最終政策兜底的盲目樂觀,又有自然條件有限、精準脫貧時間緊頭緒多任務重的畏難情緒。

資金集中、項目集中、干部集中、工作集中與工作落實不到位、監督管理跟不上的現狀并存。“四個集中”是深度貧困地區如期脫貧的重要保證,但要轉化為貧困群眾的獲得感、幸福指數,提升脫貧攻堅的質效,還存在諸多短板和薄弱環節。一些地方扶貧舉措以2020年為限,對2020年后鞏固脫貧成果、與鄉村振興戰略銜接思考不深、謀劃不夠,個別地方對脫貧攻堅任務緊迫性、艱巨性認識還不足。

查處整治力度不斷加大與基層腐敗問題易發多發并存。專項治理工作以來,各級紀檢監察機關聚焦扶貧領域腐敗和作風問題,從嚴要求、絕不姑息。但調研也發現,扶貧項目資金具有政策性強、管理部門多、使用鏈條長、涉及面廣、項目分布散、監管難度大等特點,特別是在“三區三州”地區項目、資金管理方式還比較簡單粗放,腐敗和作風問題仍然存在屢禁不止的現象。

專項治理工作中顯現的一些問題

脫貧攻堅越往后力度越大,政策措施更加密集。從調研情況看,專項治理工作離黨中央的要求、廣大群眾的期盼還有一定差距,決不能有盲目樂觀、停一停歇一歇的想法。

工作統籌方面。有的地方專項治理“專”的氛圍不濃,甚至將專項治理混同于日常工作。如,有的地方紀委常委會在中央脫貧攻堅專項巡視反饋問題之后,沒有系統聽取過專項治理工作情況的匯報,沒有系統研究部署如何加強對專項治理工作的組織領導,沒有形成千斤重擔人人挑的局面。有的地方對專項治理缺乏整套的思路和打法,上下一般粗,一些工作通過會議布置安排任務多,實地調研督導、解剖麻雀少。有的地方將專項治理的擔子壓在一兩個室身上,推動工作心有余而力不足。有的地方黨委政府、職能部門認為專項治理就是紀委監委的事,主體責任、監督責任、監管責任同頻共振、同向發力不夠。

監督執紀方面。調研發現,雖然通過專項整治查辦案件總量大幅提升,但不同地區進展不平衡,有的查辦力度時緊時松,有的案件 政治效果、紀法效果、社會效果不明顯。有的地方聚焦重點領域和關鍵人員不夠,查辦縣級以下干部尤其是鎮村干部多,查辦縣級以上或縣直部門的干部少;查辦向貧困群眾發放資金過程中截留挪用的“微腐敗”案件多,查辦縣鄉一級工程項目案件少。有的精準把握運用“四種形態”不夠,對貧困村實際和經濟社會發展水平研究考慮不夠,綜合運用紀法、教育、經濟手段處置問題的能力不足,存在案件處理畸輕畸重、簡單泛化等問題。有的基層紀委習慣坐等群眾舉報、線索上門,主動發現問題的能力和手段欠缺。

以案促改方面。有的地方紀委監委只注重加大“懲”的力度,不注重“治”的方法,重辦案、輕整改,發通報多,深入分析、建章立制堵塞漏洞少,缺乏做好查辦案件“后半篇文章”的意識。有的紀委監委舉一反三能力不強,沒有及時將個案暴露出的普遍性問題突出出來進行專項整治。有的地方紀委監委查辦案件后,雖然也作出紀檢監察建議、召開警示教育會等安排,但存在避重就輕、簡單應付等現象。

查處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方面。有的基層干部存庸懶散慢現象,個別縣委書記、縣紀委書記甚至對本縣專項治理工作情況不明、底數不清。有的地方巡視整改尚有不到位之處,對專項巡視整改的監督力度不夠,對巡視整改情況掌握不全面,工作不深入。有的地方開展工作沒有實地調研,盲目開工埋藏隱患,最終影響工作進度。有的干部簡單機械落實工作任務,不經調查分析就盲目制定標準下發落實要求。

深化專項治理決戰決勝脫貧攻堅

當前,各級紀檢監察機關要在深入檢視問題的基礎上,以立行立改的工作態度、以高質量的工作要求,推動專項治理進一步走深走實,為打好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戰提供堅強的政治、紀律和作風保障。

提高政治站位,強化政治責任。要進一步深入學習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扶貧工作重要論述,從脫貧攻堅是中國共產黨政黨性質的集中體現、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強大的制度優勢、是改變傳統中國貧困落后面貌的千秋功業、是黨中央對全國人民莊嚴承諾的高度,深刻認識和嚴肅對待脫貧攻堅工作,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牢牢抓住脫貧攻堅重點難點,緊盯黨委政府主體責任、紀檢監察機關監督責任、職能部門監管責任,對責任不落實、政策不落實、工作不落實影響任務完成的堅決問責。

精準實施監督,切實做到監督常在、形成常態。深度貧困地區紀委監委要找準職責定位,聚集主責主業,采取措施督促黨委政府及職能部門在脫貧攻堅中履職盡責。一是開展惠民資金“一卡通”專項治理,盯住發放管理的關鍵環節,完善監督措施,建立長效機制。二是開展專項治理、履行監督責任,要沖著專項資金和工程項目去,資金和項目到哪里,管理和監督工作就一定要跟到哪里。三是抓以案促改強化監督,要深度剖析扶貧領域腐敗案件,查找潛藏背后的深層次問題,從體制機制上補齊短板,從警示教育上固本培元,增強扶貧領域監督工作實效性。

緊盯工作重點特點,以作風攻堅促脫貧攻堅。脫貧攻堅后半程時間更緊、任務更重,更要發揮好專項治理保障作用,讓黨中央的決策部署真正落地見效。一是要善于匯總分析和切實糾正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各級紀委監委要堅持走群眾路線,從訪談和調研中掌握民意、了解干部作風動向,用加強基層黨組織建設、正面激勵與反面教育相結合等舉措去發現和解決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二是加大精準查處扶貧領域腐敗和作風問題的力度。專項治理要高度關注影響產業項目扶貧、對口幫扶以及扶貧工程推進等問題,查處案件必須精準聚焦到脫貧攻堅項目審批、資金發放等重要部門、關鍵崗位和重點人員。三是查處扶貧領域案件要精準運用好“四種形態”。深度貧困地區縣鄉紀委要充分考慮地區特性和村干部特點,堅持實事求是、依紀依法,善于權衡利弊、把握政策,確保實現政治效果、紀法效果、社會效果相統一。四是要防止問責泛化。問責要聚焦領導機關、領導干部和重點領域、關鍵環節,聚焦情節嚴重、性質惡劣、有典型意義的案件,既要堅決防止湊數式的問責,又要嚴格按照“三個區分開來”的要求,保護基層干部投身脫貧攻堅的積極性和主動性。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扶貧領域腐敗和作風問題專項治理專題調研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