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你的位置:首 頁廉政教育清風文苑 》正文

五月桐花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發布時間:2019-05-10 06:57 分享

在廣袤的豫東平原,早春的桃花、杏花、梨花、油菜花爭芳斗艷。到了四五月間,挺立在田間地頭、房前屋后的泡桐樹的枝頭上,一串串泡桐花才悄然開放。

在豫東地區,泡桐的最大用處是防風固沙。上世紀60年代,焦裕祿同志因地制宜,大規模栽種泡桐,形成巨大的防護網,有效地防治了因黃河泛濫造成的“內澇、風沙、鹽堿”等災害,造福了蘭考及豫東人民。如今長成參天大樹,被人們親切地稱為“焦桐”。

在生活中,泡桐用途廣泛。樹干人們多用來蓋房子、做家具。記得小時候,父母把田里的一棵桐樹刨了,委托親戚打家具。待做了衣柜、箱子、飯桌等大件后,爸爸又讓親戚用下腳料打了三把小椅子。事先我們并不知道。在一個陽光明媚的早晨,我們早課后回到家里,媽媽把放在墻邊的方桌搬到棗樹下,從廚房里端出一饃筐剛出鍋的黃豆面窩窩放在桌上。看見熱騰騰、黃澄澄、香噴噴的窩窩,我們像小鳥一樣飛過去,搶似的抓一個,上去就是一口。這時爸爸從堂屋里提出三把嶄新的小紅椅子,走到棗樹下,分給我們三個。我們高興得像過年,搬著椅子到處跑。還沒聽說村里哪家孩子有專座。學校的小伙伴對我們羨慕不已。童年,也因此顯得富足、與眾不同。

新做的泡桐木箱屬于媽媽。媽媽把它放在堂屋西間的閣樓上。因為放得太高,那箱子便有些神秘。等大人們不在屋,我們便迫不及待地把大椅子、小椅子搬來,踩著爬上閣樓。打開箱子,里面放的全是媽媽織的棉布。一直翻到箱底,也沒見有好吃的或者什么稀罕物。有次征得媽媽的同意,跟她一起爬上閣樓。她一匹匹地翻看著,如數家珍,說這些是前幾年織的,這些是這兩年織的。又說白布用來做被子里兒,大格子的花布做被面、床單,小格子的花布給我們做衣裳。

這就是媽媽的全部財富,也是全家的財富。媽媽沒有一件留給自己。

這些布,媽媽一直放了許多年。哥哥結婚,家里除了刨兩棵桐樹打了全套家具,媽媽還用她織的棉布做了幾床被褥。姊妹們出嫁,媽媽也都做幾床被褥當嫁妝。媽媽去世后,聽妹妹說,媽也給我留了一塊布。從媽媽的遺物中找出來,沉甸甸地捧在手上,抱在懷里,淚水瞬間爬滿臉頰,大顆大顆地滴落在棉布上。

這棉布有些粗糙,跟商場購買的沒法比,但它是媽媽一縷縷紡成線,用自己的青春和健康,耗費了無數個日日夜夜,一梭一梭紡織而成的。

看著這塊有些發黃的棉布,耳邊又響起梭子的“呱嗒”聲和織布機腳踏板的“咣當”聲。在這手揚和腳落之間,飽含著媽媽對孩子的殷殷祝福和對未來的無限期許。

除了生活中離不開泡桐,因為它紋路清晰,木質疏松度適中,板材音質好,也是制作琵琶、古箏、古琴等樂器的理想材料。昔日用以戰天斗地、防治“三害”的泡桐,如今則琴瑟錚錚,演奏出風和日暖的五月華章。

泡桐春末開花,待百花一個個紛至沓來、競相開放之后,它才靜靜地綻放。

泡桐花,像倒掛的小鐘,或紫或白,一簇簇地掛在枝頭,不與百花爭春爭寵,不浮躁喧鬧,不貪慕虛華,雖跟泡桐一樣平實無華,但依然開得濃烈、奔放。

驅車行駛在高速路上,道路兩側是一望無際的油綠的麥田。麥田里,一行行排列整齊的泡桐,就像接受檢閱的士兵,高聳、挺拔。(眉豆)